霉霉赢了!起诉性骚扰索赔1美元胜诉她还赢得了世界的叫好

忙着恋爱,忙着新专辑,霉霉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了。而前几天她又出来了——打官司。

这个官司源于2013年,于2015年开始,到2017年才正式开庭。

事情起因

性骚扰还倒打一耙

2013年6月,TaylorSwift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巡演时,和一个电台主播DavidMueller合影。

在拍照时,DavidMueller把手伸进了Taylor的裙底,并触摸了她的臀部。

事后,霉霉把这事儿告诉了自己的安保团队。安保人员和DavidMueller进行对质,并永久禁止其进入霉霉的演唱会现场。

这事儿很快就传开了,DavidMueller名声扫地。他不仅被电台开除,还一直找不到工作,生活很拮据。

DavidMueller因此很不甘心。2015年,他否认了自己的性骚扰行为,反而把霉霉一行人告上了法庭。

他表示自己是被诽谤的,并索赔300万美元(约2000万人民币)。

对于这种人,霉霉忍不了了!

她立刻反诉DavidMueller性骚扰,并要求他赔偿1美元。

“要求对方赔偿1美金,目的并不是为了钱财或者让他破产,而是为了事情的真相,同时也是希望女性遇到这类事件应该勇敢地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。”

作为superstar,我不差钱!!!

2年后——2017年8月,案子终于开庭了。

时隔4年终于开庭

霉霉勇敢地反击

8月7日听证会当天,霉霉受到很多人的支持。大家纷纷都来排队。

在对面大厦的玻璃上,贴出霉霉的歌词助威。

霉霉本人则低调地出席了这次听证会。

因为听证会录像未公开,一名参与的工作人员画出了当时的素描。在Twitter上有人也公布了部分细节。

时隔4年多,只有一张照片作为物证。这张照片也就成为了案件的关键。

在听证会上,DavidMueller否认了自己的性骚扰行为。他的律师举出了很多细节,来表示DavidMueller没有性骚扰。

英大整理了其中3点。

①裙子质地偏硬,需弯腰

Mueller的律师表示:霉霉的裙子硬地和灯罩一样,只有弯下腰才能把手伸进裙子里。

当时,Mueller并没有弯下腰。

②霉霉和Mueller并不靠近

Mueller的律师表示:照片中,霉霉是处于两人中间,她和Mueller并不靠近。

③霉霉照片中笑地很开心

Mueller的律师还质疑照片中斯威夫特的风范。照片中的霉霉似乎笑地很开心,不像是受到性骚扰的样子。

霉霉听证会时的素描

对此,TaylorSwift一方也做出了回应。英大整理出了主要的2点。

①霉霉感受到了他的性骚扰

霉霉在法庭上说:“这是明确的抓取,持续了很久。因为时间够长,所以我完全肯定他是故意的。”

同时表示,自己和这个人不认识,不会故意冤枉他。

②照片表情不对,就不是骚扰?

霉霉的律师表示:“当有人抓你的屁股,你会是什么反应?你会(在照片中)震惊吗?”律师认为泰勒·斯威夫特的脸没什么不对的。

霉霉则表示自己当时和观众在拍照,后面还有很多歌迷等着,只能暂时忍下来。

对于对方律师提出的“霉霉和Mueller并不靠近”。霉霉表示,就是因为受到了骚扰所以才更靠近左边(照片中也确实是靠左)。

还有人总结了霉霉在庭上的10句金句,大家都来感受一下↓

1、律师:“为什么没有直接的证人看到Mueller摸你的臀部?”

霉霉回答:“那就只有站在我裙底的人才能看到,然而我们并没有安排人在那儿。”

2、律师:“为什么他的手没在你裙子前面的什么地方?”

霉霉:“因为我的屁股长在后面”。

3、律师:“当时你离Mueller女友更近”,意指可能是女友的手。

霉霉:“就是因为她没有摸我所以我才和她靠的更近。”

4、律师:“为什么你当时没有打断他,没有立刻报警!”

霉霉:“那你的客户当时也可以和我拍张正常的照片。”

5、律师:“你是否觉得Mueller遭受的一切都是他应得的。”

霉霉:“对他我没什么想说的,Idon't know him.”

6、律师:“你对Mueller被解雇有什么反应?”

霉霉:“我只想再也不要见到这个人。”

7、律师:“为什么你没有很严厉的针对你的保镖,他没有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?”

霉霉:“因为我应该严厉对待你的客户,是他把手放在我裙子下面抓我的臀部。”

8、律师:“你们有没有那时候一起见面的照片?”

霉霉:“没有,因为你们用了两年来筹备这场官司。”

9、因为对方律师一直追问照片的事情,霉霉直接让他stop,说:“这是事实,你可以问我一百万个问题,我的回答不会有任何的不同。”

10、霉霉:“我不会允许你或者你的客户,让这件事看起来像我的错,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错!”

最后,法院判决TaylorSwift胜诉。

TaylorSwift发表了自己对这事儿的感受:

我要感谢法官WilliamJ.Martinez和陪审团的慎重考虑。感谢我的律师DougBaldridge、DanielleFoley、JaySchaudies和KatieWright为我和所有受到性骚扰而不被重视的人战斗。尤其感谢那些在四年的痛苦和两年冗长的审判过程中,一直支持我的人。

我感谢自己在各方受到的优待,这使我有能力去承担在审判中捍卫自身权利要付出的巨大代价。我希望自己能帮助那些“无法发声”的受害者。

因此,在不久的将来,我会向相关组织捐款,向那些性侵犯受害者提供帮助。